当前位置:首页 > 焦点 > 正文

老鹰乐队:乌托邦以后,伊甸园之外

2020/1/11 19:13:23 来源:澳门老葡京游戏娱乐,晚报

老鹰乐队演出中

老鹰乐队演出中

  老鹰乐队(Eagles)在2011年春天终于飞抵大中国地区,这显然是2006年滚石乐队后,华人世界再一次迎来世界级的超级乐队,无论滚石还是老鹰,今天的所谓巨星,即便是Lady gaga,在他们面前都只能算是浮云。

  老鹰乐队把北京和上海列为其2010-2011年度“远离伊甸园世界巡回演唱会”中的两站,其中上海站将于2011年3月9日在上海奔驰文化中心举行。虽然最高2580元、最低350元再一次刷新了演出场地奔驰文化中心的票价纪录,但以老鹰乐队在世界流行乐界的杰出地位,再考虑到乐队的4位成员皆已过花甲之年,此次中国之行是第一次但说不定也是绝唱,很难以票价来衡量这场演出的价值。

  这支成立于1971年的老牌乐队,唱片总销量超过1.2亿张,赢得了5次美国单曲奖及6座格莱美奖,并在1998年入驻摇滚名人堂。1976年发表的精选辑《Their Greatest Hits 1971-1975》是美国历史上销量最高的专辑,超过2900万。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史上最畅销专辑的前三位全部出自老鹰乐队,依次是《Their Greatest Hits 1971-1975》、《Hotel California》和《Their Greatest Hits vol.2.1976-1980》,而迈克尔杰克逊的名作《战栗者》(Thriller)只能屈居史上最畅销唱片的第4位。据权威的《Pollstar》杂志统计,2010年全球最赚钱演唱会,Bon Jovi以80场演出2亿美元的门票总收入荣膺冠军,亚军AC/DC约为1.7亿美元,前年的冠军U2名列第三,票房也近1.6亿美元。前三位都是70-80年代的实力派唱将,第四位则被Lady gaga以1.3亿美元的收入占据。老鹰乐队以1亿美元的收入,在这张榜单上名列第九。

  老鹰乐队的所有成员都可以担纲主唱或是词曲创作的角色,他们大都发表过畅销专辑。多年来,历经解散、复合与团员更迭,目前乐队主要的4位成员是唐亨利 (Don Henley)、提摩西舒密特 (Timothy B. Schmit)、格伦弗雷 (Glenn Frey)和乔沃什 (Joe Walsh)。这次他们将齐聚上海,现场演唱诸多金曲,包括最新专辑《远离伊甸园》中的数首畅销曲目,以及大部分的经典名作――《Hotel California》、《Desperado》、《Take it easy》等等,带来最为原汁原味的、只属于老鹰的经典。

  老鹰“编年史”

  美国的象征是秃头鹰(Bald Eagle),而在音乐上,如果把Eagles作为美国文化的象征,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合适。众所周知,乡村音乐算是美国一地特有的音乐财产,也是美国人最引以为豪的一种声音(顺便说下,他们真要感谢上帝为他们和这个世界带来了乡村音乐和爵士乐),老鹰乐队,正是立足乡村音乐放眼全美国最后翱翔全世界的一支乐队。

  老鹰乐队发表同名专辑《The Eagles》是在1972年,关于他们的故事则开始得更早,从一开始老鹰就受着广泛的关注,他们的发迹至少要归功于三:唱片界大亨David Geffen,流行女星Linda Ronstadt和乡村歌王Kenny Rodgers。正是David Geffen看好乐队的主唱格伦弗雷(Glenn Frey),建议他组建乐队;而另外一位歌手兼鼓手唐亨利(Don Henley),则是在Kenny Rogers的提携下先是组建了乐队Shiloh,随后才在好友弗雷的撺掇下加入了Eagles。

  今天,人们都认为Frey/Henley的组合对于老鹰,如同列侬/麦卡特尼对于甲壳虫那么重要。殊不知在老鹰刚组建的时候,他们二位的名气要小过另两位成员:主音吉他手Bernie Leadon和贝司手Randy Meisner。事实上,正是Leadon奠定了老鹰的乡村摇滚风格,也为乐队作为70年代代表乐队继承发扬60年代精神作好了音乐铺垫。之所以这么说,可以看看他在加入老鹰前参加的乐队名字:The Byrds和The Flying Burrito Brothers,都是当时名震一时的乐队,前者是西海岸民谣的标志性乐队,后者是乡村摇滚的重要开创者;Randy Meisner在当时的名气也足够响亮,他是乡村摇滚创始乐队Poco的主力,在加入老鹰前为流行巨星Rick Nelson打工。

  最早的老鹰4人阵容形成后签约David Geffen当老板的Asylum公司,后者很聪明地先不安排他们出唱片,而是为正当红的民谣/乡村女歌手Linda Ronstadt(也就是后来红遍中国的一曲《Don’t Know Much》的演唱者)担任巡演伴奏乐队,并且为他们寻找更多的亮相机会。他们甚至还当过Bob Dylan的伴奏乐队!于是,凭借过硬的演奏水准,老鹰迅速获取了知名度,这支没有一个出生在西海岸的人士的乐队,竟然被认为是西海岸摇滚的代表,这个称呼随着岁月流逝,早已被提升到“西海岸摇滚第一团体”。

  1972年,老鹰赴英国录制第一张专辑《The Eagles》,与金牌制作人Glyn Johns合作,第一支单曲《Take It Easy》上榜到第12位,连续三支单曲和专辑都进入Top榜单,初战告捷。次年,第二张专辑《亡命之徒》(Desperado)出版,继续上榜,标题曲成为他们最经典的歌曲之一,极为抒情的歌曲,却在当年没有被作为单曲发表,靠口口相传一直流行到今天,黄舒骏听它听到落泪,黄凯芹爱它爱到写在自己的歌里。

  1974年,老鹰在美国巡演,巡演路上南方硬摇滚风格的James Gang乐队吉他手Joe Walsh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乐队爱屋及乌,决定雇佣Walsh的制作人Bill Szymczyk当他们下一张专辑的制作人,Szymczyk又推荐了自己的老、吉他手Don Filder,于是Filder成为了乐队的第5位成员。不久,由Szymczyk制作的新专辑《边境线上》(On The Border)发行,之所以选用新制作人,是老鹰想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更摇滚些,因为他们受够了乐评人的批判之词,说他们既乡村得不纯粹又摇滚得不彻底,软绵绵和娘娘腔是当时用来形容他们的频率不低的两个词。作为男人,这显然是不能忍受的。

  1975年6月,第4张专辑《某一夜》(One Of These Nights)出版,终于让乐队登上专辑销量榜冠军,专辑中诞生了《Take It To The Limit》、《Lyin’Eyes》等招牌名曲,这一年年底,Joe Walsh终于成为乐队的正式成员,而Bernie Leadon则因为厌倦了马不停蹄的巡演生活宣布离队。

  老鹰生涯中最为重要的1976年来到了。这一年,老鹰发表了他们出道以来的精选专辑《Their Greatest Hits 1971-1975》,迅速在世界各地夺得销量冠军,截止到2010年,这张唱片的全美销售数字超过了2900万张,稳居美国历史上最畅销唱片宝座。12月,老鹰推出旷世杰作《加州旅店》(Hotel California),专辑发行一周就卖过白金数字,连续8周在Top榜上蝉联冠军,两支单曲《New Kids In Town》和《Hotel California》先后获得排行榜冠军,在随后的岁月里,《Hotel California》成了乐队的招牌,这首歌和老鹰几乎就是一体,在3月9日老鹰上海演唱会上,我想除了真喜欢他们的歌迷外,《Hotel California》是即便伪歌迷也能跟着哼上旋律的唯一一首歌。

  巅峰之后不免有下坡,尽管老鹰的下坡路并不明显,但随着Randy Meisner的离队或多或少让人们感觉到了什么,取代他的也是Poco的成员提摩西舒密特(Timothy B. Schmit)。差不多三年后,乐队才推出他们的第6张录音室专辑《大逃亡》(The Long Run),依然非常精彩的乡村摇滚唱片,让乐队荣获当年的格莱美最佳摇滚乐队,并且诞生了《Heartache Tonight》、《The Sad Caf》、《I Can’T Tell You Why》等金曲,但今天看来它也就是老鹰的《Let It Be》,貌合神离形合神散。

  终于,在1980年的双唱片现场专辑后,1982年,乐队正式宣告解散,5位成员随后分别发表了自己的个人专辑。起初最成功的是Glenn Frey,他首张个人专辑《No Fun Aloud》在美国大卖,单曲《The One You Love》传唱一时,后来被张国荣翻唱为《再恋》。后劲强大的Don Henley,在80年代后期凭借专辑《The End Of Innocence》风光一时,标题曲至今还是60年代末70年代初生的中国歌迷的挚爱曲目。

  1990年,Frey和Henley再度携手,再4年,他们和Walsh、Schmit出现在MTV音乐现场,那一年正是不插电风潮兴起的一年,最合适这样玩法的老鹰自然受到追捧,MTV现场加上他们全新录制的几首作品集结在一起,便成了14年后他们的全新专辑《冰封地狱》(Hell Freezes Over),这也是国人最熟悉的一张老鹰作品。因为录音效果出奇地好,这张专辑在全球大卖,至于中国内地,估计正版和盗版加起来百万销量都不止,所有音像音响店里,《冰封地狱》都被当作最佳试音碟。

  而后几年,老鹰偶尔在一些重要场合重组,他们入选摇滚名人堂,难得的巡演必进当年全球最卖座的演唱会Top10行列。2007年,他们发表第7张录音室专辑《远离伊甸园》(Long Road Out Eden),随即在全球卖出超白金数字,证明他们依然是摇滚乐甚至流行乐历史上最成功和最有影响力的一支超级乐队。

  从摇滚到主流

  老鹰乐队通常被认为是西海岸摇滚或者说加州摇滚的标志性团体,作为70年代极重要的音乐流派,西海岸摇滚继承的是60年代西海岸的嬉皮士传统,只不过削弱了后者由于药物作用产生的迷幻色彩,加入了由The Byrds、Poco、The Flying Burrito Brothers倡导的乡村摇滚元素,离开了嬉皮士的乌托邦而切实立足于美国民间音乐的土壤。

  历来有批评认为老鹰的音乐和歌词过于甜蜜伤感,缺乏对社会的批判精神,但这与其说是老鹰们的选择,还不如说是历史的抉择更为合适。在我看来,老鹰更能代表60年代浪潮后长大的年轻一代的现实态度,他们从嬉皮士时期逐步进入生活,告别校园和青春期走到一个更为实际的社会。他们中的大多数在主动和被动中选择了更为主流的生存方式,向革命告别,开始建立自己的家庭。在美国这样一个清教徒思想占据主流的国度,这样的选择有着历史的必然。在老鹰的歌里,始终有着对传统道义和美德的追寻,如此的社会价值认同,是老鹰获得广泛认可的基础。如果说60年代是叛逆的时代,那么70年代则是妥协的时代,这妥协一方面是抗议一代向社会主流做出的。另一方面,也是后者对抗议一代做出的举动,摇滚乐在这一时代真正成为了主流音乐,而爵士乐、纯粹的乡村音乐等等昔日占据排行榜前列的音乐样式,在70年代愈发低迷和衰落。

  在主流化的同时,叛逆一代也因为本身的价值取向,于过去和现实、梦想和世俗等等之间纠结或徘徊,这样的情绪被集中体现在了《Hotel California》之中:这首充满着神秘寓言感觉的歌,讲述发生在沙漠高速公路旁的加州旅馆的故事,繁华背后,尽是虚空,住店客可以在酒店里纸醉金迷、随时买单,但永不能离去。正如歌中所言“我们都是自制牢笼中的囚徒”,歌曲的曲调虽然美妙,但也似堕入轮回那般反复循环,苍凉到有些绝望。追求梦想的一代,回到现实后,他们在物质上并无担忧甚至颇为富足,然而内心,他们未尝接受和喜欢自己的生存状态,没有将自己身处的国度视作伊甸园,毕竟他们的美国梦,曾经那么自由而纯真。

  老鹰当然是飞翔在高空之上,但回到当年,他们并非始终高高在上,盘旋于纠结和落寞也是他们的重要状态。每一首歌都有一个故事,关于老鹰的故事,有Take It Easy般的自然,也有I Can’t Tell You Why式的伤感,更有加州旅店的经历。今天,当一个浮华繁荣的上海迎来老鹰,除了现场的热闹,又有多少人听见岁月的唏嘘?70年代的美国,也许和2011年的中国,很有几分相似之处,很多东西我们拥有了,很多东西我们也失去了。

  专访Joe Walsh  我不太理解现在的音乐了

  不光是在中国,全球歌迷都想在老鹰的演唱会上听到《加州旅馆》。即使对于已经表演过无数遍的乐队成员来说,这首歌仍然是个挑战,他们也习惯做一些小的修改或者改变吉他的弹奏方式,让现场有些不同。

  Q:你们都60岁了还能开演唱会,保持活力的秘诀是什么呢?

  A:我以前不太会照顾自己,很疯狂。15年前,我戒掉了酒,并开始学着照顾自己。以前,我们睡得很少,派对很多,从来不想自己60岁了会成什么样。但如果我还想继续表演的话,就一定得对自己好点。我发现,调节饮食结构,经常健身,保证睡眠还有冥想,都可以对自己健康有很大的帮助。它们可以让我继续演奏下去,我不会再去派对了。

  Q:还喝酒么?

  A:不,再也不喝了。

  Q:你还想再演多久?

  A:有些我非常欣赏的艺人如BB King,还在演出,Ray Charles 在他70岁的时候也还不错。只要人们足够热爱音乐,就可以做得到。我也不知道我还可以干别的什么了。我不想退休,我现在觉得我还可以继续坚持,直到我不能坚持为止。

  Q:你对中国了解多少?

  A:不算多。它是个有着历史和文化的国度,但这方面我没有做什么功课,所以知道得不算多。还有,我非常希望在演出完后有单独的时间在中国好好转转。他们总得给我们几天看看中国吧。

  Q:你对中国巡演有什么期望?

  A:嗯,我不知道该期望些什么,每个国家都不太一样,在某些国家人们喜欢站起来、鼓掌、叫喊,另一些国家的人们非常有礼貌,他们把掌声留到最后。当然你们是个礼仪大国,习俗就是这样的。不过如果在演出中间的掌声或者反响很少的话,我也有可能会认为自己没有表演好,因为没人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听众,那么我对中国听众的理解就是他们很有礼貌,我也不去担心我们是否做好表演了,我只要去演出就可以了,不去期望什么。我不知道他们对我们的歌有多熟悉,不知道他们都喜欢听哪些歌,我们只管上台演奏就好,用我们了解的方式看看效果如何。没去过的地方对我们来说越来越少了,所以去新的地方让我兴奋,好像一股全新的能量要开始流动一样。

  Q:《加州旅馆》是你们在中国最有名的歌,很多人都把那首歌作为专业试音碟来用,它在中国太有名了。当然还有一些歌如《放轻松》和《新面孔》也不错。

  A:太好了。我还是认为我们只管去演出,做自己,看到时候反响如何。

  Q:墨尔本的演出和中国的演出是一样的么?

  A:差不多吧,可能会对歌曲单稍微改变一点,每次都不太一样,有时我们把歌翻个翻,有时我们把所有的歌都拿出来,去掉一首或者加上一首什么的,如果我们对其中某些歌已经开始生厌了,就换些其他的进来。但总的来说还是差不多。

  Q:在亚洲你们有没有语言方面的障碍?

  A:在演出的时候没有吧,只是我们不知道听众对歌有多熟悉。关于沟通,如果他们不懂,没关系,我们能适应得了,如果他们懂,那就更好。我们不会去刻意期望,不论听众怎么反应都没问题。

  Q:老鹰乐队里每个人都有演出机会。每个人都能写歌和唱歌,不像其他的乐队只有少数成员掌麦。你怎么看?

  A:我想这才是我们乐队的实力所在,我们可以互相分享,还有就是我们都喜欢换着唱。在我弹吉他的时候Don唱歌就变成件很棒的事情。当我要唱时,我喜欢让Don弹我最喜欢的歌。他最喜欢的歌又往往是我唱的,有时不用自己出声演出真的很棒,因为我们只玩乐器时也能享受乐趣,与其有个主唱,还不如我们这样轮流着唱呢。对听众来说也是件好事儿。

  Q:你最喜欢的歌是哪首?

  A:我觉得应该是《加州旅馆》吧,因为这歌不好弹,现在对我来说也仍算个挑战。因为它难度大,现场演奏有难度。

  Q:你们已经唱了40年了。重复唱一样的歌有没有觉得厌烦。

  A:会有这样的时候,幸运的是我们有足够多的歌来弹,所以有首歌我们已经觉得厌倦了,就会把它放一边一段时间,挖出另一首歌来。还有一些我们需要重复唱,因为是听众想要听的。所以我们真的想要把它们唱好,这个就跟你的态度有关了,跟职业精神相关,不论歌是否真的无聊。做一些小的修改或者改变吉他的弹奏方式再加点新的元素,那么现场这些歌听起来就会不同了。

  Q:乐队组团至今,音乐风格改变了很多。你怎么看呢?你们是忠于自己的风格还是会在以后尝试新的东西?

  A:是的,年轻一代,年轻的艺人,还有网络对音乐的影响非常大,真的要跟紧了不容易,出了这么多新的乐队,新的音乐。我不太理解现在的音乐了,有一些我也非常喜欢, 只不过我不再听那么多新的音乐,也没有什么真的很喜欢的乐队。数字时代对音乐的制作是个大的颠覆,乐队进棚一起录歌,这种老的方式在数字时代已经不存在了。一次只录那么一点,再放在一块儿听起来也不一样,我想念纯演唱的年代。

  Q:世界可能已经跟你们那个年代完全不一样了。你怀念过去还是享受当下呢?

  A:我并不觉得多么怀念过去,但我为有这段经历而骄傲,我们以前经常一起派对,一起疯狂,我有非常难忘的回忆。但60岁的时光也很棒,我现在还可以弹自己的音乐,人们听我们的歌,唱我们的歌,来听我们的演唱会,多么令人开心啊。也非常幸运现在还能继续表演。不能说我怀念过去,我非常开心我们曾经年轻过,在披头士时期就喜欢并且学习怎么弹吉他。我们早期的很多歌都是乡村摇滚,然后我们慢慢地走向别的曲风,比如摇滚,我加入乐队那会儿把摇滚也给带了进来。不过我仍然不知道,除了说我们是支美国乐队,你还会如何定义我们。

  Q:你喜欢你们的音乐录影带吗?它也是新科技的产物?

  A:视觉效果非常重要,我们只是演奏音乐罢了,我们不喜欢太具轰炸效果或者太束缚的东西,所以在录影带中关于我们故事的那段就表达得恰到好处。

来源: 外滩画报  


相关阅读:
牌友联盟代理 http://www.djj166.com
0